乐动官网首页信息网

首页?>?最新信息 / 正文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网络整理 2019-07-01 最新信息


一、最早的神是平民的神

我们在前面多篇文章中说过,古希腊主流哲学带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,同时带有浓厚的贵族色彩;古罗马的新柏拉图主义同样带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和贵族色彩。那么是不是说先验的对神祗的信仰是贵族的特征呢?

当然不是。

恰恰相反,最初的神祗是从平民中来,是人民之神,而非贵族之神。

早期的先民们面对强大的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,既无能为力,又无法解释,因而对自然充满了敬畏之情,想象这些事物是有人格、有意志、能动的,认为变幻莫测的自然现象背后皆有神灵支配,万物皆有灵性。大地是神,大海是神,黑夜是神,白昼也是神,一座山、一条河、一棵树,哪怕是一粒水珠,莫不是带有灵性之神;抬头有神,低头也有神,一举一动也莫不有神。神无处不在,她们代表了神秘莫测和亲密无间的自然。

这个时期的神话,可以说非常重要,是先民们从早到晚生活的必需品;也可以说全无必要,因为神话和歌曲、舞蹈一样,没有从先民们的生活中分化出来,神话就是生活本身。英国着名社会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《信仰和道德的基础》中提出:“当土着人不得不生产一种器具时,他们并不求助于巫术。”但是这些神秘观念和巫术仪式是确确实实存在的。德国哲学家卡西尔在《国家的神话》中总结道:“尽管这些民族展示出的一种生活方式(神话的动机深深地渗透并完全决定着这种生活方式)的全部已经熟知的特性,但是,在确定的思想或观念中,这些观念的表达远不如在行动中充分。”

在两河流域新石器时期最早的哈苏纳文化,作为宗教场所的祭室与住房只有功能区别,并无形制的差别,不存在神居住的神庙以其高大辉煌凌驾于普通人的住宅之上。宗教对于所有人来说不但是平等的,而且是个人化的,所有人都有平等的和神接触的权利。即使在后来的哈拉夫文化中,复杂化的宗教也没有排斥个人保护灵的存在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保护神。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在古希腊,神迹遍布狭小的希腊半岛。每个人都可以方便地通过某个神迹与自己希望交流的神进行沟通。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,不必非是重大征战决定不可,哪怕是生活中的鸡毛蒜皮、自己感受到的不开心,都可以随时随地向身边的神讲述,向神倾诉。

根据澳大利亚尤伦戈尔人相传:始祖母朱恩克各瓦两姐妹,原居于北方,曾建造浩瀚的大海,远渡重洋而来。舟中载有种种图腾,弃舟上岸后置于树上使其干燥,放于囊中,在游徙时放于各处;以图腾为原本,先后有十个子女诞生,置于草中者为男性,置于沙中者为女性。她们为子孙后代制掘土棒、羽带等饰物,教人用火,造出太阳,并命人以某些物种为食,授人武器和法术,传授图腾舞仪。后被歌声所逐,始祖母继续前行,直到海边。

在这一则神话中,你可曾感受到神的伟大?神话的瑰丽壮美?显然没有,只有满满的生活气息。两个大神又是造海,又是造人,还造出了太阳,掘土棒、羽带、武器、法术、图腾舞仪等等也皆是这两个大神所创。然而,完成如此壮举的两个大神却宛如邻家老妪,和蔼可亲,丝毫不带大神的威严。她们创世纪的工作就仿佛日常生活一般平淡、简单,自然而然,带着浓浓的烟火气。在日后,被无数文明尊崇的太阳大神,在这个故事里就仿佛是装饰物一般,轻轻松松被造了出来,挂到了天上,没有任何的夸张和粉饰。

泛灵的本质就是举手投足无不是神,生活本身就是与充斥着神灵的世界打交道的过程,人人皆可以与神沟通,神灵不是什么高大伟岸的超自然力量,神灵就在你我身旁,亲切地宛如亲人一般。在这样的世界观里,神仍然是先验的存在,但是神是人民大众的神,被人民大众所掌控,为人民大众服务。

二、贵族的神

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,神变成了贵族的象征?成为至高无上的权威所在?当然是社会发生了阶级分层,贵族为了把控话语权,掌握了当时的主流意识形态——自然宗教神学,利用神的威力来控制整个社会。

在古代中国,有一个绝地天通的故事。对于这个故事比较详细的解释出自于《国语· 楚语下》。在文中,春秋末期的楚国大巫师观射父向楚昭王解释“重、黎实使天地不通者”的意思。根据观射父的讲述:最早的古者,“民神不杂”, “民是以能有忠信,神是以能有明德,民神异业,敬而不渎,故神降之嘉生,民以物享,祸灾不至,求用不匮。”总之,大同世界的样子;后来,“及少皞之衰也,九黎乱德,民神杂糅,不可方物。”颛顼对此进行改革,“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,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,使复旧常,无相侵渎,是谓绝地天通。”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在这个故事中,古者所谓的“民神不杂”的治世显然像《礼记》中的“大同世界”一样,是一种拟古的理想,是一种从未达到过的理想国。而九黎时期的“民神杂糅”才是远古社会应有的样子,体现了人与神之间亲密的关系和平等的地位。而颛顼对此进行改革,命令南正重主管天来会合神,命令火正黎主管地来会合民,达成绝地天通的状态。这一则记载恰恰反映了统治阶层剥夺了普通民众和神沟通的权利,通过祭司、巫师等职位将这种权利控制起来。进而利用自然神的权威,强化对社会的控制,最终达成对普通民众剥削和压迫的结果。

乐动在线ldsports登录乐动官网首页神与人的隔绝,意味着尘世中人与人的分层,只有上层人物才拥有沟通神和人的权利。作为春秋时期楚国的大巫师,观射父传递的思想,是古老的奴隶等级社会时期的思想,和时代的进展背道而驰。从商末开始,中国开始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——理性时代,神作为社会主流思想行将没落。西周时期的周公提出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(《尚书-蔡仲之命》)”。——神和任何人都没有亲属关系,只帮助那些有德之人。其实,无论是商人的祖先、还是周人的祖先,要么吃鸟蛋,要么踏神迹,无疑都和神是有亲戚关系的,而商人和周人贵族之所以能够凌驾于他人之上,正是因为其拥有神的血缘关系。和神有着密切亲缘关系的周公却喊出: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”的口号,正是其作为一个伟大的政治家适应时代发展之处。作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观射父,在周公之后却仍然在宣扬那一套神人隔绝、等级制度,等待他的只能是无可奈何花落去。

神人隔绝和等级制度相配套,在世界古代历史上屡见不鲜。

印度的婆罗门教认为:从梵天产生人类,人分四大阶级,其祖先分别出生于梵天身体的不同部位。《梨俱吠陀-原人歌》说:由原人梵的头生婆罗门种姓、肩生刹帝利种姓、腿生吠舍种姓、足生首陀罗种姓,此四种姓,即是祭师、武士、工商、奴隶的四大阶级。阶级是代代世袭的,若出生于婆罗门阶级的家庭,与生俱来是祭师根性,是绝对的优秀分子;如出生于首陀罗阶级的家庭,与生俱来是奴隶根性,注定是贱民的身分。神权时代的先民,均以司祭者,力能通神,虽为武士,亦须听从祭师的指导,以致形成先知先觉者必出于祭师阶级的信念,也形成了祭师阶级拥有无上权威的观念。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在古希腊,本来并无相关的诸神被编织成一张强大的亲属网,赫西俄德为此专门写了一本《神谱》。而贵族们七扭八拐,总能和这些神套上亲戚关系,以标榜其血统的高贵。正是因为神话是血统高贵的证明,因此无论在神仙界还是在人间,谱系都变得无比重要,她标志了一个人、一个家族的地位。斯巴达人的名祖是赫拉克勒斯,他是宙斯与阿尔克墨涅之子;阿尔戈斯的名祖佩尔修斯,他是宙斯与人类女子达那厄所生的儿子;而忒拜名门的始祖则是从龙牙中长出的武士,而这条龙则是战神之子。贵族们费尽心机把自己和宙斯拉上关系,他们形容自己时最津津乐道的形容词是“宙斯所生的”、“宙斯所养的”。

正因为神不再是邻家老妪,而是威力无比的自然力量的代表,是控制人的命运的终极力量。因此,他们的居所,对他们的供奉,不能等闲视之,必须符合其身份、能力和威严。因此,神庙变得越来越高大辉煌,供奉变得越来越奢侈。在两河流域新石器时期的萨马拉文化,已经出现了专门的宗教场所。很显然,只有专门的宗教场所的祭司被赋予了和神沟通的权利,普通民众已经被剥夺了与神沟通的权利。宗教场所高于一般的民房,显示了神高于人的地位。高于普通住宅的神庙加速了社会的分层和权力的集中。到了欧贝德文化时期,神庙变得更加高大辉煌,普通人和神的距离也变得更加遥远,那些能够和神进行沟通的祭司无疑获得了更大的权力和威望。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三、变质的不仅仅是神话

与此同理,很多思想本来都是平民的,甚至是平民为了反抗统治阶层的压迫和剥削创造出来的意识形态。然而,在阶级社会,这些本来是平民的东西,往往会反过来发展成为贵族剥削压迫平民的工具。

基督教本来是平民的,它诞生于平民之间,教义朴素,摆脱了犹太教狭隘的民族主义、等级制度和严格律法,主张众生平等、因信称义。然而,随着基督教的发展,基督教义不但吸收了古希腊辩证哲学,变得复杂深奥,有成为贵族思想的可能性和倾向性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,各地教会本身变成了大封建主,神父们也往往是贵族出身,生活日益奢侈华丽,甚至通过出售赎罪卷等物品聚敛钱财,已经不复当日人民的宗教之面目。因此,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催生了宗教改革,基督教重新回归民众。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儒家学说也是如此。假如我们以孔子为儒家创立之始,那么儒家学说显然是平民的学说。此时的儒家学说,不但疏离天道,肯定人道,将人作为思想的主体,摆脱了贵族企图利用天道来控制普通民众的思想;而且,还不论出身,培育大量的平民进入“士”阶层,推动了社会平民化的发展。然而,到了汉朝,董仲舒“天人合一”等论断,把自然神力引入儒学,将天道作为人道的规矩和指引。果不其然,经汉武帝将这种儒学立为官学之后,此后的儒学变得越来越复杂,越来越深奥,已经超出了大量普通人可以学习理解的范畴。事实上,汉朝的经学有相当一部分是家传的。那些个通硕大儒,不但学问深奥,通经晓典,道常人所不知道;而且,他们通过这种能力谋取高位,利用行政权力相互勾结,谋取利益,坐拥良田万顷,并以农奴耕种,形成了事实上的贵族。

法律也是一样。法律最初起源于部落之间的习惯法,不过是部落的平等民众一起处理部落事务的习惯规则。但是后来,贵族垄断了处理部落事务的诉讼判决的权力,他们先是垄断律条、秘密相传、随意解释,像中国夏朝的 “禹刑”、《政典》;商朝的《汤刑》和《官刑》;西周时期的《周礼》和《吕刑》,其实都是不成文法。以致于在平民的反抗之下,才百般不愿地公布了成文法。在古代中国,有郑国的铸刑书和竹刑,在晋国有着名的赵鞅铸鼎颁法;在古罗马则有着名的“十二铜表法”。而后,贵族们又努力使法条变得越来越复杂,越来越深奥,非一般人,哪怕是绝顶天才也不可能全面通晓掌握全部体系,更不用说当他要奋起反抗时,面对的将是规模庞大的法学专家团队。这样的法律体系,其实已经具备了成为贵族工具的潜质。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现代社会越来越复杂,越来越专业,难道不应该分工协作,各司其职吗?不错,从某个角度来讲确实如此。但是社会在不断复杂和专业的过程中,其综合的能力、范围和深度也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代。在一定的条件下,走向极端的复杂不可取,走向极端的简单也不可取。对立统一规律难道不是唯物辩证法的三大法宝之一吗?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相 关 前 作
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古罗马为什么遗弃古希腊古典科学?以二者的史学观相印证

神是平民的还是贵族的?——一切都是平民的,直到发生质变为止


古希腊哲学的两条进路

本文作者:明并日月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8264488384070147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希腊 ? 颛顼 ? 哲学 ? 礼记 ? 文化 ? 德国 ? 春秋战国 ? 武器 ? 大众汽车 ? 英国 ? 浩瀚 ? 楚昭王 ? 理想国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